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六章 哥,咱家有后台了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就在陈暮于洛阳替刘备活动的时候。
  
  此时冀州广宗城外,皇甫嵩大营,帐篷连绵数里,旌旗招展,军威浩荡。
  
  豫州黄巾虽然不能说全部平定,但长社一把火后,皇甫嵩威震天下,兵锋锐利得像是一把剑,几乎无人可当。
  
  董卓兵败曲阳,损兵折将近两万人,原来整个军队有接近五万,现在连三万都不到。
  
  无奈之下,他只能被迫撤离,一路撤往广宗,与皇甫嵩兵合一处。
  
  董卓虽然兵败,但他麾下的士兵总归来说依旧是北军精锐,加上现在皇甫嵩手里的数万大军,总兵力达到了六万以上,可谓兵强马壮,气势汹汹。
  
  刘备这个时候正在大营里养伤,曲阳之战,不仅他自己肩头中箭,自己的三弟翼德也多次重创,浑身数处受伤。
  
  后来营门口一战,虽然打退了黄巾,但伤口迸裂,差点恶化。
  
  在没有青霉素的年代,在战场上受任何一点伤都有可能致命。一个小小的破伤风就能杀死一个健壮的成年人,如果刀上有铁锈,那就更加可怕,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。
  
  张飞和刘备的运气都还不错,只是皮外伤,没有伤筋动骨,两人躺在营帐中休息,张飞闷闷不乐道:“真窝囊,被人打得狼狈逃窜,那董卓真是......”
  
  还没等他骂出声,刘备就瞪了他一眼:“三弟,噤声。”
  
  “唉,憋屈。”
  
  张飞发着牢骚。
  
  一旁正读春秋的关羽叹了口气:“这次败仗,朝廷肯定会怪罪下来,我们前途未卜呀。”
  
  刘备也叹道:“要是四弟在就好了,他一定能做点什么。”
  
  “我还怪想四弟的。”
  
  提起陈暮,张飞来了劲,埋怨道:“那天子也不知道想什么,非召四弟去读什么书,这下好了,咱们四兄弟分开了,总觉得不自在。”
  
  “你呀,叫你平时多读书,连这都懂什么。”
  
  刘备笑了起来:“四弟读的那是什么?鸿都门学,出来之后就是做县令刺史,没两年就是太守,前途无量,以后没准四弟的官比我们还大呢。”
  
  “官再大也是我四弟,该敲他脑袋还得敲他脑袋。”
  
  张飞挥舞了一下粗壮的手臂,不慎牵动了伤口,嘴巴疼得直咧咧,把刘备和关羽都逗乐了。
  
  这个时候典韦端了盆热水进来,粗着声音说道:“司马,来烫个脚。”
  
  刘备惊讶道:“这事我自己做就行了,何必那么麻烦。”
  
  典韦咧嘴一笑:“不麻烦。”
  
  当初在已吾也是一直在深山老林里躲着官府实在是受不了,才出来当兵。
  
  曾经他以为天下的官员都一样,贪财好色不把士兵的命当人。
  
  在营寨门口没看到刘备董卓他们,一度十分失望。
  
  后来才知道刘备只是去后方整顿逃跑的士兵,纠集人马回来救他们,而且还是带着伤,这让他十分感动。
  
  张飞咧着嘴道:“你这厮怎么就只打了一盆水,咱们一路上那么久的交情,你全忘了?”
  
  典韦白了他一眼:“你反正也不爱洗澡,给你水也是浪费。”
  
  “我不爱洗澡?”
  
  张飞当时就急眼了:“明明你的脚丫子更臭。”
  
  “哈哈哈。”
  
  刘备关羽哄堂大笑,这两个糙汉子在一起的确很可爱。
  
  在典韦的帮助下,刘备坐起身把脚伸进脚盆里,看着典韦,想了想道:“典韦,你没有表字吗?”
  
  典韦憨厚道:“俺耶耶就是个治皮革的工匠,哪有钱找士人给俺取表字。”
  
  韦在古语当中有几种意思,一是动物皮毛,二是皮绳,三是皮质的剑鞘,四是治皮革的工匠,除此之外,作为动词和量词还有违背以及围绕的意思。
  
  不过如果要取人名的话,动词和量词的含义自然不合适,一个是典违背,一个是典绕圈,当然不可能。
  
  所以只有说明典韦的父亲从事皮革相关行业。
  
  毕竟之前就说过,春秋时代,人的名字代表地位,单字属于低贱平民,如果典韦只有一个韦字,那么说明他从事皮革行业,是低级手工业者。
  
  而到了汉朝,表字就代表了地位,没有表字就是平民黔首。典韦在已吾名气虽大,可没有钱,自然没人帮忙取表字。
  
  刘备想了想,说道:“不如我帮你取一个?”
  
  “好啊。”
  
  典韦大喜,现在他好歹也是个正规军的曲长,六百石的官员,没有表字显现不出地位来。
  
  刘备沉思道:“韦.....鞘也,不若叫良弼?”
  
  韦这个字还真不好取表字,因为是皮革的含义嘛,剑鞘的鞘字,其实也是皮革的意思,原意是用皮质的武器外壳,所以韦字可以通鞘。
  
  不过刘备还是取了个不错的表字,因为剑鞘是剑的辅助品,皮革也是辅助品,弼字是辅助的意思,因此就有辅佐的含义。
  
  典韦高兴地连连点头:“良弼好,那我以后就是典良弼!”
  
  张飞大笑道:“还是大哥有文化,要是俺来取,肯定取个什么典皮革了。”
  
  众人哄堂大笑,帐篷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息。
  
  正在这个时候,有士兵急匆匆进来报告道:“司马,出事了。”
  
  “什么事?”
  
  刘备洗完了脚,正在用麻布擦干。
  
  士兵忙道:“天使抵达了大营,皇甫将军喊你过去。”
  
  “完了,肯定是下罪的诏书来了。”
  
  张飞皱起眉头。
  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