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十九章 也曾一言而拯救黎民!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也曾一语拯救众生。
  
  中平元年十二月,汉帝国洛阳皇宫里,来了一位客人。
  
  陈暮来皇宫的次数不算少,几乎天天来。
  
  因为鸿都馆也算是皇宫的范畴,只不过活动范围受到了限制而已。
  
  但深入到西宫天子寝宫,还是第一次。
  
  张让踩着小碎步带着陈暮穿行各处大大小小的宫殿,一路来到了宣德殿,他知道天子正在这里欣赏歌舞。
  
  进入殿中,两侧编钟弹奏,箜篌响动,古筝齐鸣。舞女纵情跳跃,一派歌舞升平。
  
  汉灵帝是非常喜欢享受的天子,建造西园,大修宫殿。
  
  哪怕外面兵荒马乱,山河破碎,各州郡县灾情如雪片一样飞入尚书台,也得等他享受了再说。
  
  看到张让进来,刘宏笑着招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
  
  之前赵忠已经向他禀报过,各州郡县的“导行费”已经收入了西园,虽然今年比往年少了许多,但至少算是充实了国库,又有钱了。
  
  张让连忙拱手弯腰,对身后的陈暮也招招手,两个人猫着腰踩着小碎步进去,这就是见天子的礼仪,必须用趋步。
  
  刘宏其实看到了陈暮,虽然不知道张让忽然叫他过来有什么事情,但也知道是正事,就转头对身边的乐舞官道:“先撤了吧。”
  
  “唯。”
  
  乐舞宫弯腰鞠躬,倒退着带领众多乐师和舞女退出殿内。
  
  等人都走了,刘宏的身边就只剩下几个小黄门服侍,赵忠也不在这里,他正在尚书台那边处理文书。
  
  现在的汉灵帝跟明朝的天启皇帝没什么区别,张让赵忠就是他的魏忠贤,每日也不需要处理太多政务,诸多常侍们会帮他解决。
  
 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东汉皇帝一般只有四个中常侍,而汉灵帝有十二个的缘故。
  
  “陛下。”
  
  张让靠近过去,老脸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,脸上的白粉簌簌地掉。
  
  刘宏点点头:“辛苦让公了。”
  
  “皆是为天子效力。”
  
  张让微笑着回应,对于宦官来说,最大的褒奖,就是天子的肯定。
  
  刘宏看了眼一旁垂首弯腰的陈暮,说道:“你们先坐下吧。让公这个时候过来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  
  张让与陈暮在汉灵帝的下首找了个位置坐下,等坐定之后,张让才眉飞色舞地说道:“陛下,两件事情。第一件事情是希望陛下赦免吕强。”
  
  “赦免吕强?”
  
  刘宏皱眉:“赵忠不是说吕强宗族在外地为官,四处贪污吗?”
  
  张让回答道:“就算有,也是吕强宗族之人,与他无关。吕强向来奉公职守,并无过错,贸然下狱,恐天下人耻笑天子识人不明。即便他有问题,也该暗中调查,不该如此大张旗鼓。”
  
  “这倒也是。”
  
  刘宏也知道吕强为人,点点头,对身边的一个小黄门道:“去下诏,放了吕强。”
  
  等小黄门领命走后,刘宏又说道:“第二件事呢?”
  
  张让笑道:“第二件事才是大事,陈子归进言,找到我说有办法弄钱了。”
  
  “哦?”
  
  刘宏大喜,问道:“是何妙计?”
  
  他正头疼缺钱的问题呢。
  
  张让于是就将陈暮的说辞说了一遍,将现在全国的税收情况进行了汇报。
  
  汉朝有一点比明朝好,那就是士大夫也得交税。
  
  明朝是完全不交,士大夫光明正大地享受交税豁免权,这样交税的重担就全在自耕农身上,一旦苛捐杂税过多,自耕农破产,田地就会跑到士大夫名下。
  
  如此反复,恶性循环,造成朝廷无税可收。
  
  而汉朝则没有交税豁免权,只是田税交得极少,一旦把田税比例提上来,其实就是跟正常的收税没什么两样。
  
  所以陈暮的方法,就是人头税的另外一种形式,堪称当下最好的国策。
  
  只是听到张让的叙述,刘宏深深地皱起了眉头,倒不是他不懂这个道理,而是在考虑这么做的后果。
  
  从12岁登基为帝,到现在已经16年之久,当了这么多年皇帝,不至于连这点政治头脑都没有。
  
  收田税确实能充盈国库,但遇到的阻力也必然难以想象地大,触痛全天下官僚世家阶级的蛋糕,相当于和天下的士大夫为敌,就算是刘宏手中掌握着实权,不像前几任皇帝是梁冀的傀儡,也得三思而后行。
  
  “此事......”
  
  沉吟许久,刘宏还是摇摇头:“不行,一旦诏书下达,全天下的豪强都会反对,到时候整个朝堂都会乱成一团,还是想想别的办法。马上就要十二月,大赦天下,就又有一笔赎买钱,先用这笔钱撑着,只要洛阳不出乱子,明年再说。”
  
  张让叹气道:“也是,洛阳的灾民实在太多了,西园的钱入不敷出,每日救济灾民。这个冬天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,幸好现在还算稳定,只是偶有小规模骚乱,撑到明年春耕,就会好很多吧。”
  
  历史就像是被任人打扮的小姑娘,世人从史书上读过,便只看到了汉灵帝的贪婪无度,昏聩平庸,却看不到天下的税收已经极少。只看到了他卖官鬻爵,横征暴敛,却看不到他在黄巾之乱时怎么把钱全部拿出来,看不到他在如何勉强维持着破烂的江山。
  
  汉灵帝也喜欢享受,也喜欢过奢华的生活。
  
  所以他在以往有钱的时候,就会修西园,修宫殿,大兴土木,开宫中市场,敛天下奇珍异宝,收无数宫女嫔妃,花钱如流水。
  
  但连年灾难,加上兵荒马乱,洛阳在短短一年之内,从司隶周边的雍州豫州冀州等地,就陆陆续续聚集了百万灾民,有些是因为家乡受了天灾,有些是因为黄巾之乱的人祸,洛阳的人口相比于前几年,多了足足一倍。
  
  这些人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婴儿一样嗷嗷待哺,每天都要吃无数的粮食。汉灵帝太清楚,若是不满足他们,只需要有心人的一次煽动,就有可能酿造出一次比黄巾之乱还要大的灾祸。
  
  作为大汉王朝的政治中心,洛阳不能乱,也不可以乱。汉灵帝即便是再昏庸无能,也知道必须要赈济灾民。
  
  所以他只能牵头大量购置粮食,每日开粥厂救济。
  
  可打仗和救灾就像是两个无底洞,历年积累的财富全砸在里面,现在西园已经入不敷出,汉灵帝到了无比缺钱的时候。
  
  但正因为此,他才更清楚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再动豪强官僚集团的利益,不然的话,民乱和地方豪强乱一起,王朝离覆灭也不远了。
  
  陈暮在一旁静静地观看汉灵帝的反应。
  
  发现汉灵帝居然清楚这个计策的后果之后,心中也是感叹。
  
  果然,汉朝的皇帝只有昏,而没有一个庸的。
  
  汉灵帝在史书上评价如此低,那是因为写史书的人不是他。
  
  如果汉灵帝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,却忽略做这件事情的后果,那少不得要被陈暮看轻许多。
  
  但没想到他的政治头脑居然如此清醒,知道得罪官僚世家集团会有多严重。
  
  事实上这个后果在400多年后的隋朝就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  
  隋炀帝本来有望成为千古一帝,可惜他在与世家的争夺中失败了,最后让李世民摘了桃子。
  
  听到这里,陈暮也知道是该他站出来的时候,坐在座位上拱手弯腰说道:“陛下。”
  
  汉灵帝知道他要发言,点点头:“嗯,你说,朕听着。”
  
  能想到这个国策已经很了不起,足够汉灵帝给予陈暮一些说话的权力和尊重。
  
  “世家豪强者,国之蛀虫也,这些人贪污了国家的税收,自己一边拿着高官厚禄,一边搜刮民脂民膏,最终的结果只会让国家越来越穷,百姓也越来越穷。”
  
  陈暮认真分析,陈述利弊:“国家虽然已经努力在赡养百姓,但杯水车薪,无济于事。洛阳每日都有无数人饥寒交迫而死,再这样下去,洛阳将尸骨遍地,饿殍满山。可天下人不会想到国家的难处,而只会觉得是国家不管他们。到时候恶名就由国家背,清名就全归了他们,青史几笔,真假谁知。”
  
  东汉到晋朝,国家就是对皇帝的称呼,就好像唐朝称呼皇帝为圣人,宋朝称呼皇帝为官家是一个道理。
  
  汉灵帝不悦道:“刚才朕说的你还不明白吗?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