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二百四十一章 错误的道路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政治,是一门学问。
  
  有人说,到底什么是政治?
  
  其实政治很简单,那就是看上位者的利益。
  
  如果符合上位者的利益,那就是政治。
  
  比如岳飞北伐,连战连胜,结果被十二道金牌召回。
  
  每每看到这个历史,后世之人无不扼腕叹息,痛骂秦桧和宋高宗二人奸臣昏君误国。
  
  但这其实就是政治的体现,也是上位者惧怕自己利益受损的典型例子。
  
  岳飞在朱仙镇一战大败金兀术之后,气势如虹,号称要收复汴梁,迎回二圣。
  
  这对于大宋来说,自然是有益于国家利益。但对于宋高宗本人来说,却是一个天大的噩耗。
  
  倒不是宋徽宗和宋钦宗回来这件事对宋高宗是噩耗,而是岳飞连战连捷,本身就是一个很不好的坏消息。
  
  因为这意味着岳飞在军中的威望会越来越高,在士兵们心目当中只认岳飞不认皇帝,最终有可能会因此威胁到宋高宗的皇位。
  
  后世很多人说岳飞之所以被杀,是因为提出口号要“迎回二圣”。但实际上,这个口号就是宋高宗战前自己提的,跟岳飞半毛钱关系没有。
  
  岳飞真正被杀的原因,还在于宋王朝又犯了固有的老毛病——猜忌武将。
  
  赵匡胤自己得位不正,所以对手下的那些武将一个个提防得很死。有宋一朝,都是打压武人,提拔士大夫。
  
  似乎打压武将已经成为了宋代皇室不可变的祖宗之法,皇帝亲手将自己的武德阉割。只要有厉害的武将出现,在皇帝和那群文臣眼里,都是眼中钉,肉中刺。
  
  北宋的狄青,南宋的岳飞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  
  像他们这样的人,不管生在其它任何一个朝代,都可以建功立业,可惜偏偏生错了王朝,处在了一个厉害武将是政治错误的时代。
  
  可没有办法。
  
  在宋朝,这就是政治正确。
  
  所以说,政治这门学问,说起来简单,但有的时候很复杂。
  
  因为你得弄清楚朝堂上下的关系,还得摸清楚上位者心里在想什么,在惧怕什么,在担忧什么。
  
  那么现在刘备灭袁绍之战,在过了战略阶段之后,就到了政治较量的阶段。
  
  这个政治较量不是在冀州,也不是在青州,而是在朝堂。
  
  陈暮曾经和沮授他们说过,袁绍覆灭之后,朝廷也该开始猜忌打压刘备,新的冀州牧,肯定会很快到来。
  
  所以他们必须让袁绍晚点死,不能让朝廷在去除袁绍这个心腹大患以后,就要开始对刘备动手,必须要给刘备集团一点准备的时间。
  
  目前整个刘备集团里,除了陈暮看到了这个危机以外,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界桥之后,各路将领就一直嚷嚷着要攻破邯郸邺城,生擒袁绍袁谭送往洛阳。
  
  跟虫豸在一起,怎么可能搞得好政治嘛。
  
  万幸陈暮身边还是有那么一群对政治嗅觉比较敏锐的同伴。
  
  比如沮授,以及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的荀彧。
  
  至于诸葛亮和司马懿,那自然是要培养的下一代,未来的接班人。
  
  当然。
  
  主要是诸葛亮。
  
  毕竟是自己的得意门生。
  
  司马懿脑生反骨,就留给诸葛亮当政治对手,算是一种磨砺。
  
  在东汉末年,打压司马懿,也绝对是一个政治正确。
  
  这两个对手,陈暮是一定会将他们分化的。
  
  一是高明的上司不会愿意看到自己有一群抱团在一起的聪明手下,二是他们本来就水火不容,需要互相成就才能快速成长。
  
  不然太顺风顺水的话,再聪明的人也有可能会迷失自我,最终犯一些可能出现的错误。
  
  所以从现在开始,就激化他们的矛盾,并不是一件坏事。
  
  第二日,陈暮洗漱起床之后,从帐篷里出来,正准备去巡视一下营地,召集麾下几名将领布置点防守任务,却看到司马懿站在帐篷门口,双手笼在袖子里,精神有些萎靡,似乎一夜未睡。
  
  “仲达。”
  
  陈暮轻笑了一声,司马懿还是有功利心的,历史上他曾经拒绝曹操的征召,那是因为当时局势不明,认为汉室气数未尽。其次是嫌曹操给了个小吏的活,不乐意出仕。
  
  要知道曹操当时是征辟司马懿为上计掾,上计掾是干嘛的?就是负责统计数据的小吏,相当于后世统计局的一个底层公务员。
  
  最离谱的是根据《后汉书》记载,由于上计掾是负责数据的小吏,经常会奉上官的命令弄虚作假,搞假数据做假账,因此在汉桓帝时期,就下令上计掾不允许升迁,一直到三国时期,这个政策才因为魏蜀吴的成立而改变。
  
  所以这个吏员,在汉朝甚至连升迁的资格都没有,你说司马懿嫌弃不嫌弃?
  
  现在就不一样。
  
  司马懿虽然同样认为汉室气数未尽,但刘备集团不像曹操集团那样最开始孱弱,而是非常强大,如今已经战胜了袁绍,雄踞河北大势已成,因此就跟赤壁之战前的曹操一样,完全是可以投奔的。
  
  所以现在面对陈暮,他自然乐意搭上少府卿这个顺风车,试图登堂入室,有一个良好的前程。
  
  见陈暮出来,司马懿连忙拱手说道:“少府卿。”
  
  “进来吧。”
  
  陈暮笑了笑,他知道诸葛亮应该也早就想通了,不过诸葛亮估计在想其中的一些关键细节,相比之下,司马懿就急了一些。
  
  不过也没关系,他刚好需要司马懿去做一些事情,不然也不会把他留下。
  
  虽然这些人未来都是人杰,但跟千年老妖精斗,还是差了一些。
  
  司马懿低着头进了帐篷。
  
  坐下之后,陈暮才淡淡说道:“想通了吗?”
  
  “想通了。”
  
  “问题出在哪?”
  
  “朝廷。”
  
  司马懿目光炯炯地看着他:“问题出在朝廷。”
  
  陈暮微笑地点点头:“很好仲达,你确实很聪明,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  
  “没有了。”
  
  司马懿很识趣地没有刨根问底,知道得多的人,如果不在重要位置,往往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  
  陈暮缓缓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去办一件事吧。”
  
  “少府吩咐。”
  
  司马懿恭敬地拱手说道。
  
  陈暮道:“邯郸城里粮草不会太多,过一段时间,我会与卫将军回一趟朝廷觐见天子,你得想办法放一个口子,让外面的粮草送到城里去,明白吗?”
  
  司马懿脸色顿时严肃起来,认真说道:“懿谨遵上令。”
  
  陈暮笑道:“这件事过后,你会因为失职而被关押一段时间,在狱中等等,到时候我会奏请朝廷将你革职送回河内,在家中多看看书,明年局势稳定之后,朝廷就会征召你为郎。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