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超能吸取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表姐

第三百二十二章 表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哦…”大海看了看时间,其实也才八点不到,平时这个时候表姐都还在睡懒觉,今天可能是因为和蒋小婉在一块睡,所以才会起得早的。
  
      “小婉,我和你说一件事情。”大海重新点燃一支香烟,极为严肃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蒋小婉瞧着大海严肃的表情,好奇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麻烦你以后不要叫我老姐为表姐,就好像真是你表姐似的。”大海哼哼唧唧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哎哟,我们的孙大公子吃醋了啊?”蒋小婉噗嗤一笑,倔强地道:“我就喜欢叫,你能把我怎样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能把你怎样?不过…我能告发你,到时候你就没机会叫我老姐表姐了。嘿嘿…”大海阴险地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哼,你这个混蛋,枉费人家昨天晚上对你这么好,居然想出卖我赚钱,小心老娘劈死你!”蒋小婉哪里看不出大海不过是和自己开玩笑,于是一只彪悍的小老虎就这么现身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好了,我们去吃早餐。“说着两人就走下了楼。
  
      店面已经打开,瞧着那花花绿绿的一片,大海还是感觉老脸一热,对正在忙着开店的秦卿说道:“表姐,我们去吃早餐了,待会给你带回来”
  
      “唔…好的,你们去吧。”秦卿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,双手有些痛苦地捂住小腹,脸色显得有些惨白。
  
      “老姐,你怎么了?”大海急忙走过来,关心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?没…没什么,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。”秦卿在大海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,痛苦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舒服就休息啊,还开什么店子。”大海皱眉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的。老毛病了,休息一会就好。”秦卿的额头因为疼痛都冒出了细微的汗珠,嘴唇微微有些发紫,看起来病情似乎有些严重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毛病啊?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?”大海此刻都快担心死了,还是老毛病,该不会是得了什么大病吧?要真是这样,大海要后悔死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大清楚,前段时间你离开我后,后来一段时间肚子时而会隐隐作痛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被大海拥搂住,秦卿颤抖的身子微微有些好转,面色却依然十分苍白。
  
      “那去医院检查过没有?”大海焦急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啊,我想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,所以就没去了。“秦卿有些畏惧大海此刻的眼神。微微颔首垂下了眼帘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送你去。”大海不由分说地抱起老姐,对蒋小婉道:“我先送我姐去医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蒋小婉瞧着一脸痛苦的秦卿,跟着大海出去,将店面拉下来,坐上了大海的车朝医院驶去。
  
      透过后视镜,瞧着捂着小腹的表姐,大海心急如焚。将车也开得飞快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车急骤地停在医院,大海抱起表姐火急火燎地冲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进去没走几步,几名彪悍的保安人员马上拦住大海的去路。喝道:“站住!”“干什么?“大海黑着脸冷冷地道。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,院暂时不接待病人,请在体息室稍等半个小时。”其中一名保安冷面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,医院不接待病人。难道接待你老妈!”大海怒吼一声,一脚直接将他给踹飞出去。
  
      就在此刻。另外四名保安也同时冲了过来,大海冷笑一声。一手抱住表姐,另外一只手凌厉地将几名保安直接干翻!
  
      “操,医生,快给老子出来!***,不然老子一把火烧了这儿!“瞧着脸色越发难看的表姐,大海杀人的心都有了,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严重了。
  
      老姐啊老姐,你可千万别出事,你要是有事了,我可怎么办啊?
  
      “谁他妈在这里大吵大闹啊”一个雄厚的声音传来,一名全身军装的军人从里面走出来。黑漆漆的面孔,虎背熊腰,脸上仿若刀子刻出来的痕迹,充满了沧桑的感觉。“你丫在这吼什么呢?”那大汉瞧了一眼大海,冷冷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干什么?老子来治病的,为什么要等半个小时。”大海面色狰狞,往日的冷静睿智,此刻一去不再,他的内心剧烈的翻滚着。
  
      “要你等就等,哪这么多废话。”大汉怒吼一声,随即道:“给老子安静点,再废话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放屁”大海刚欲冲上去,那大汉马上抽出一把黑漆漆的五四手枪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他妈再动一下,老子一枪爆了你的头!”那军人也是满脸扭曲,浑浊的双目突然爆射出两团精光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住手!”急冲冲跑进来的蒋小婉乍地瞧见这一副,猛地大叫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小黑子,你再不把手枪放下来,老娘捏爆你的卵蛋!”蒋小婉怒目圆睁地瞪着持枪指着大海的军人,呵斥地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”那军人一瞧见识蒋小婉,连忙将枪收回来,朝着蒋小婉道:”蒋小姐,你没事吧,总算找到你了。快跟我来,老大出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哥出事了?”蒋小婉听了脸色一变,惊慌失措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你跟我来就是了。”被唤做小黑子的大汉一把拉住蒋小婉就准备冲进去。
  
      蒋小婉却止住脚步道:“他是我的朋友,你快给找几个好医生帮忙看病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大海莫名奇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,茫然不知所措,但此刻他也懒得理会蒋小婉究竟是什么身份,大海整个心都放在了秦卿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医生接过秦卿,阻止了大海的跟进,瞧着三步一军警的走廊,他的心也微微沉了下来。蒋小婉的家世看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许多。
  
      但这些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?
  
      他只想表姐安全,表姐安全比什么都好。
  
      点燃一支香烟,焦急地等到医生的消息,当他抽完第五根香烟的时候,医生终于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样?医生。我表姐究竟得了什么病?”大海冲到医生旁边,焦急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表姐是得了胃癌。”医生镇重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胃癌?”大海的脑子瞬时仿佛被灌了铅一般,差点一个跟头摔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无缘无故就得了胃癌的?”大海心急如焚的说了一句,又道:“那有没有危险?”
  
      “先生你别紧张,问题不是很大,秦小姐妞只是早期胃癌,幸亏发现的早,如果再托一段时间,那就难办了。”医生被大海的样了吓到了。缓缓地道:“秦小姐的身子原就不好,可能很长一段时间的胃口也不好,吃不下东西。这样恶性循环下来,就落下了这么个病根子。”
  
      还好,还好。
  
      大海微微嘘了口气。说道:“那赶紧给我表姐治病吧,无论要花多少载,我都出,只要能保征我表姐平安无事就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先生放心,现今的科学这么发达,要治好秦小姐的病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医生安慰着大海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…那就多谢医生了,多榭…”林大海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。他实在是太紧张,太紧张…
  
      “你先去看看病人吧?多给她一点鼓励,这样对我们的治疗有帮助。”医生说时拍了拍大海的肩膀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大海推开房门,瞧着着一脸憔悴的表姐。他心中一阵心疼。可怜的表姐,你得这个病会不会是因为我呢?
  
      叹息着坐到床边,大海温柔地瞧着绝美的表姐,即像脸色苍白也难以掩饰表姐的美丽。抓住表姐的小手。轻轻的放在脸上厮磨了几下,呢喃地道:表姐你没事。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”吃葯过后的秦卿被大海唤醒.黛眉微微舒展开来,唇角微动地道:“对不起,旁弟,让你担心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…表姐你别这么说,姐弟俩就应该互相帮助的。”大海捏了捏秦卿的小手,有些不满地道:姐,你都得了胃癌,为什么一直不来看医生啊?要是你出了什么事…我…”大海深深地吸了口气,他有点说不下去了。这个世界上,已经很少有人能让大海的感情有如此的大的波动。至少至今为止,只有秦卿,自己的漂亮表姐一人。
  
      “好啦好啦,表姐这不是设事嘛,你就别难过了,一个大男人了,难道还想在老姐面前哭鼻子吗?”秦卿眼眶微微红了起来,自已的傻老弟对自已太好了,她心中甜蜜蜜的一片。
  
      “还说!”大海气恼地含住秦卿的手指轻轻地咬了一口,又用舌头温柔地撩拨了一下,气呼呼地道:“姐你以后要是有这样的事情瞒着我,小心我打你展股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”秦卿被大海如此亲昵地动作撩得粉面红,呢喃地道:“姐姐以后不会这样了,好弟弟你放心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姐,你好好休息吧,医生一会儿就要给你治疗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知道了弟弟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我先出去了。”大海微笑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等等…”就在大海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,秦卿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臂,撒娇地道:“弟弟,我一个人在这里有些害怕…”
  
      “傻姐姐,有什么好害怕的?”大海又重新坐下来,温柔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…不是,我是怕男人。”秦卿的模样羞涩动人,大海有点忍不住想咬上一口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,医生都是好人,他们是来治你的病的。”大海细心的安抚着表姐。
  
      “但…但是,我还是有点紧张。”秦卿一双好看的美眸偷偷瞧了一眼大海,似乎欲言又止。
  
      “那姐你想怎样呢?”大海心中好笑,姐怎么像个小孩似的啊?
  
      “老弟…你…你能不能吻我一下?”秦卿说的时候俏脸已经红霞乱飞了,模样甚是美丽动人。
  
      “…这,这个。”大海尴尬地扭动了一下身子,老脸一红地说不出话来,“好不好嘛,你吻我,我就不害怕了。”秦卿拉着大海的手摇晃了几下,轻声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”大海心下一动。将头凑过去,双目深情地瞧着老姐,温柔地将嘴唇盖在了老姐的红唇上。一抹清凉袭来,大海忍不住用舌头撩拨了一下。瞬时,老姐的舌头也不知为何伸了出来,乍一相碰,两人却无法离开,双唇微张,舌头也缠绵地交缠在了一块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”长时间的热吻令秦卿有些呼吸困难。大海连忙松开老姐的香舌,笑道:“老姐,现在可以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可以啦,嘻…。叫医生进来。秦卿面红地一笑,催促道:“你快出去吧,叫医生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戒备森严,竟然全是持枪警卫,大海深深地叹了口气,他娘的蒋小婉究竟是什么人啊?居然能调动部队军警,简直就是牛逼哄哄嘛!
  
      每经过一对警卫。他们都会朝小黑子敬礼,看模样他的地位应该不低。而且,能私自调动军队,那在部队也绝非等闲之辈。
  
      推开一扇偌大的房门。大海两人走进了一间宽蔽明亮的房间。刚一进去,他就瞧见了正趴在床边轻声抽泣的蒋小婉,而床上躺着的是一名胸口被绑了厚厚的纱布,却依然溢出出鲜血的年轻男子。
  
      男了大概三十来岁。如刀削般的脸庞上,剑眉星目。虽然脸色苍白,但满脸的威严令大海的心头一颤。
  
  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“男子的声音很虚弱,却也很磁性。
  
      “你好。”大海不用想就知道,他肯定是一个战场上的厉害角色。
  
      “小黑,你先出去,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进来。”男子微微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小黑满脸恭敬地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孙先生,感谢你对小妹的照顾,还有,你表姐没事吧?”男子的问题倒是令大海有些不好回答了,笑道:“没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坐吧,不用太拘束了。”男了拍了拍蒋小婉的额头,笑道:“这丫头成天惹是生非,没大没小的,要不是孙先生你照顾她,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哎呀,哥哥,你看你的伤都还没好,少说两句不行吗?”蒋小婉偷偷地瞧了一眼大海,很是担心地阻止着哥哥。
  
      “哟哟,自己敢做,还怕哥说啊,你这个小调皮蛋,哥哥迟早要把你的屁股打开花。”男子宠溺地笑了笑,又对大海道:“孙先生,小妹还要暂时打搅你几天,等我病好了就会接她回去,您看行吗?”
  
      男子完全是一副商量的口吻,但语气中那份自然散发的气势令人难以拒绝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行,呵呵。”大海微微一笑,一脸淡然地回答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多谢孙先生了。小妹,和孙先生出去吧,哥哥要休息了。”男子神情疲惫地说了一句话,就缓缓地闭上了眼晴。
  
      待得两人走出去后,小黑子朝大海笑道:“兄弟,有时间我们再好好练练,很少能找到你这样的对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练你个大头鬼,好好照顾我哥,要是再出什么问题,小心我劈了你!”蒋小婉气势汹汹地说道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小姐放心,放心。”小黑子这么个大佬粗竟很是汗颜地摸了一把冷汗。
  
      两人穿过戒备森产的走廊,蒋小婉瞧着面无表情,一直朝前走的大海,突然拉住他的胳膊,笑道:“孙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  
  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大海淡淡地一笑,幽幽地点燃了一支香烟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问我我究竟是什么人?”蒋小婉略微好奇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…既然你存心瞒着我,我又何必要自讨没趣呢?”大海淡淡地吐出一口烟雾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你生气了?”蒋小婉瞧着满脸冰霜的大海,担心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不敢,蒋小姐您走什么人物,我哪敢生气啊。”大海颇为揶揄地笑了笑,很是严肃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还说没有…你看你说的都是什么话。”蒋小婉扁着小嘴,极为难过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大海缓缓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背靠在墙壁上,微微闭上了眼晴。
  
  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不说括了?”坐在大海身边,蒋小婉扯了他一下衣袖。
  
  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大海懒洋洋地动了动嘴皮子,似乎很不想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哼,还说不生气,不就是我没和你说实话吗?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小气!”蒋小婉气呼呼地拍了大海。很恼火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小气?”大海猛地睁开双目,随即又淡淡地笑了笑道:“随便你吧,现在好了,你已经找到了大部队,我也不用继续照顾你。你也不用故意缠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的时候,大海心中微微一疼,为什么她要骗我,难道女人都是喜欢编人的吗?呵…大海啊大海,你他妈真是个孬种!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”蒋小婉眼眶儿瞬时红了起来。跺了跺脚,随即又拉住大海的胳膊腻声说道:“好了好了,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不和你说实话,这样总成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”大海深深地吸了口烟。依然走默默不语。
  
      以为这丫头是可纯洁可爱的女孩,却没想到心机居然这么重,从昨天接触自己,恐怕就是在利用白己。而那些人哪里是什么她父亲的下属,压根就是仇家。他昨天还说为什么家人找她还到处派人传照片,***国家主席的女儿啊?
  
      今天瞧见她哥哥的样子,又听见她哥哥和她的对话。大海从头到尾分析了一遍,这才知道自己被她耍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样嘛!人家已经给你道歉了,你还给人家摆一副臭脸。”蒋小婉眼泪已经溢满了眼眶,随时都有可能下来。
  
      大海冷冷地瞧了蒋小婉一眼。突然淡淡地道: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。几年前,有一个男人,他从一个人间地域脱离出来,对这个社会……
  
      当大海说完的时候。他已经连续点燃了五根香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故作淡然地笑道:“如果你是他,再次让人欺骗,而且是一个他很相信的女孩。你会怎样?“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”蒋小婉哪里不知道大海说的就是她自己,紧紧地抓住大海的胳膊,呜咽地道:“大叔…对,对不起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