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超能吸取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出发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出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但是你有想过我吗?如果你会不来了我怎么办?”秦卿的眼眶已经溢满了泪花。【r />
  
      大海的脸色僵硬起来,他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秦卿,但是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,他也不可能不去,叹息道:“姐,我答应你,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…我不要你的保证,你不去,我就不担心了,你去我就要担心死的。老弟…”秦卿突然紧紧的搂抱住大海的腰身。拼命地抽泣起来。
  
      大海心中也难受之极,说实话,他去反恐联盟,唯一担心的也就是秦卿,他就怕自己的老姐会伤心难过,如果自己挂在那里,秦卿该怎么办?他没有自己能活下去吗?
  
      “姐…”大海温柔的捧起秦卿已经泪流满面的俏脸,深情地吻掉泪话道:“我的心里永远恋着的是你,老子最爱的女人是你。如果愿意,我也希望永远与你在一起,但我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有血性的男人,此刻我不得不站出来,希望你能够理解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说的好,作为一个有血性的男人,此刻如果还不站出来,俺和懦夫有什么区别。”大象不知道何时从外面走了出来,而刘倩众人也跟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孙兄弟,作为你的战友,我感到骄傲!”大象面目严肃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老弟…是姐错了,如果…如果你回不来了,姐会去找你,一定会去…”秦卿柔声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众人均不再说话,大海也是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紧紧地搂着秦卿,或许是应了一句,此时无声胜有声吧!
  
      回到家。秦卿给大海收拾好了东西,因为大海告诉她明天就要走了。
  
      房间充满了压抑的感觉,大海一只只的香烟吸,而房间的秦卿一直给他整理着行李,从大海回来到现在,秦可=卿从来没这么长时间躲在房间不与他说话。
  
      大海很无奈,很感伤,这个世界上若还有人能令他感动的话,那这个人无疑就是秦卿。
  
      “老弟…”秦卿的声音从房间轻轻地传来。从潘园回来之后,她的声音不知道为何突然嘶哑了,甜美的嗓子变得沙哑、干涩。
  
      大海心疼的走进卧室,来到行李箱旁,轻轻的搂住秦卿柔声道:“姐…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姐知道留不住你。但是姐希望你记住,姐这一辈子永远深爱的人是你,无论你是死是活,姐永远都是你的女人…但…如果你真的回不来了,姐会去陪你的…”秦卿沙哑的声音说完之后,美眸已经溢满了泪花,方才还恢复的那一抹神采也渐渐黯下去。
  
      姐弟俩原本不需要任何矫情的话来勉励对方。但…秦卿终究是女人,女人的心永远都比男人来的多愁善感。有人说,女人使用水做的,她们都喜欢流泪。但谁又知道她们的眼泪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呢?
  
      你能得到女人为你流的眼泪。不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么?
  
      “姐,这辈子我能拥有你,足够了,真的足够了。如果有来生,我还愿与你在一起…”大海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干涩。鼻头也有些发酸,眼泪竟情不自禁的滑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有多久,大海不知道有多久没流泪了,但今天却是实实在在地流泪了。为了心爱的姐,深爱的姐。
  
      “傻老弟,你干嘛哭啊,上天让我拥有了你这么长的时间,姐足够了,哪怕你回不来了,姐也满足了,这辈子能遇到你,姐真的觉得很幸福,哪怕幸福是如此的短暂。”秦卿的语气温柔到了极致,声音却微微带了一丝的哭腔。
  
      姐弟俩没有再说什么,他们就这么一直拥楼在一起,静静的感受对方的心跳,或许,这已经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拥抱了…这一天两人几乎都拥楼在一块,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心跳,两人会极少如此安静的在一块地待一天。但今天他们不但待了,反而还觉得时间过的实在是太快,快到他们还没有抓住想要抓住的…
  
      “姐…”大海瞧着已经疲惫不堪的秦卿,柔声地道:“困了就睡觉吧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…姐再陪你一会。”秦卿倔强的将手伸进大海的后背,轻柔地抚摩着。
  
      “好的。”大海点了点头,将秦卿的娇躯紧了紧。
  
      “老弟,在外面自己注意身体,不要让老姐担心。”秦卿认真的叮嘱着。
  
      “知道,我会的。”大海继续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姐不在你身边了,你可不能一天到晚胡来,也不要和别人发生什么过节,能忍则忍,知道吗?”秦卿柔声地道。
  
      “知道。”大海感觉自己的眼眶已经有些干涩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,衣服要勤洗勤换,不然会很不舒服的,哎,姐不在你身边,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换衣服。”秦卿的语气越来越低。
  
      “姐…”大海感动地吻了吻秦卿的额头。
  
      秦卿的娇躯突然颤抖了一阵,搂住大海的腰身,呜咽地道:“姐舍不得你…好舍不得…没有你,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”
  
      大海的心中酸酸的,吻卿俏脸上的泪花,温柔地道:“我把事情办完了会第一时间回来的,那时候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,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说话算话,姐一定会等你回来的。”秦卿的小嘴嘟起来甚为可爱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了,姐,你休息吧,熬夜会有黑眼袋的哦!”大海刮了一下秦卿精致的瑶鼻,调侃地道。
  
      “弟弟陪姐睡,搂着姐…”秦卿依恋地靠大海怀中,很是舍不得下来。
  
      瞧着窗外的夜景,大海深深地吸了口气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当他确认秦卿已经熟睡之后,轻轻的拨开了她紧搂着自己的双臂。
  
      将她准备的行李包拿过来,温柔地蹲在床边,仔细地瞧着秦卿俏丽温柔的容颜。
  
      老姐…我要走了,如果能回来。我一定会让你照顾你一辈子的,一定…
  
      大海钢牙紧咬,写了一张字条插在门缝上,缓缓地走出了房门。
  
      当大海关上房门的那一刻,秦卿的美眸微微睁开了,泪花仿佛珍珠一般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快步走到窗帘旁边,撩开一点缝隙瞧下去。
  
      空旷的路边停留这两辆汽车,一辆大海的,另一辆是超豪华悍马。当大海的身影出现之后。悍马上出现了两个人。
  
      那两人正是大象与唐宜,三人互相打了个招呼,大量两人随即钻进了车子。而大海将行李包扔进车内之后,回过头来,瞧着窗帘紧闭的卧室。请叹了口气,呢喃地道:“老姐…”
  
      当两辆车消失在路的尽头之后,秦卿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躬了下来,双手紧紧的捂住脸庞,轻轻地抽泣起来。
  
      空旷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声音,一个人的身影。秦卿满脸泪花地抬起头,瞧着熟悉的卧室。瞧着曾经大海出现过的地方,她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人掐住一般难受。窒息般的难受,她的心中好酸,眼眶儿好酸。鼻尖好酸,身子无力地躺在了床上,美眸出神地瞧着天花板,痴痴地道:“老弟。姐等你回来…一直…”
  
      驾车朝郊区开去,大象告诉他在哪里有专机接他们。有点意思。居然还这么神神秘秘的,果然啊,不愧是搞反恐联盟的,派几个人员过去都这么麻烦,真他娘的操蛋!
  
      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两侧的建筑慢慢地朝后移去,直到消失在大海的视线当中。
  
      隐约中,大海瞧见了不远处的一架军用直升机。,军用机的下方还侧列着两队军警,相当的有派头。
  
      将车停下来,大海三人拿着行李朝军用机走去,螺旋桨吹出来的风很大,三人都是顶着风朝前走的,当大海三人走进之后,x军长突然冒了出来,分别与三人拥抱了一下,激动的道:“国家的颜面就掌握在你们手中!”
  
      大海三点刚毅地点了点头,在走进转去的同时,两侧的军警登时站直朝三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目视三人走进军机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大海颇为热血,老子也有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机会,哈哈!
  
      坐进机舱,当工作人员将舱门关上的一瞬,所有军警将机枪对准天空发射起来!
  
      当当当当!
  
      强盛直到直升机飞出老远还能听见…
  
      大海回头瞧着地面的军警们,喃喃地道:“老子也成英雄了!”
  
      直升机很快朝高空飞去,大海三人都没有说话,静静地躺在靠背上闭目养神。
  
      休息了片刻,大海突然睁开眼睛,瞧向一旁的唐宜道:“我们先去哪里?”
  
      “x市。”唐宜缓缓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去那干什么啊?”大海虽然不是太明白,但大致能猜到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从哪里去米国。”唐宜淡淡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去米国?不是说去反恐吗?”大海更是莫名其妙了。
  
      “孙兄弟,老米他们宣称还要搞一个什么反恐训练,我们所有反恐人员都必须去那里,然后一同出发。”大象微笑着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靠,这不明显就是显摆吗?啥叫实训啊,难道老子在自己国家还没实训够吗?还傻不拉叽跑你那鸟地方实训?
  
      “说得好听是实训,其实也就是想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一番,他们那点小心思谁都知道。”唐宜很是不屑地说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甭管他们,反正手上的实力永远是最重要的!”大海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孙兄弟,我们去那边怎么说也得闹出点名堂来吧?”大象一双眼睛中冒出了两团精光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也是,不如我们来个天煞双星,嘿嘿,够气派,够杀伤力!”大海很是臭屁地摸了一把头发。
  
      “屁,还天煞双星,我看是天煞双球还差不多!”唐宜忍不住笑骂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”
  
      …进入x市之后,大海等人接受了几位中央领导人的亲自接待,最后在一句‘你们是国家栋梁’的口号下,大象和唐宜俩人彻底晕了,而大海却是彻底菜了。
  
      在x市的酒店住下之后,大海三人的一切通讯工具都被没收。而且不得与任何外界人士联系。所有严防措施都做得相当到位。
  
      拉开窗帘,瞧着路边的车水马龙,大海缓缓地喝了一口红酒,他妈的,这日子是不是太舒服了一点。估计着是知道我们这次去,基本上就没啥机会回来了,所以才好吃好喝的招待着,怎么着也得做个饱死鬼吧?靠!
  
      刚准备将窗帘落下来的时候,房门被敲响了。大海走过开门,是大象和唐宜俩人。他们手里都端着几瓶好酒和好吃的,一见大海开门,俩人就冲进来说道:“今天是在x市的最后一天了,明天一早就得远赴米国。咱们晚上不醉不归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只要你们能撑得住,我无所谓。”大海点燃一支香烟,笑眯眯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,那就好。”大象拉着唐宜一起坐在大海的床边,大海也跟着坐过去,三人都端起一杯酒,大象热情地道:“我们这回一起是代表整个国家。说什么也不能把面子给搁下,老命可以不要,但绝对不能丢脸,干!”
  
      “干!”大海与唐宜也是一声大叫。喝完一杯之后,大海也说道:“说的好,他娘的,老子们要是在那边丢人了。就算没被恐怖份子干掉,也找块板砖自行解决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…”
  
      三人就这么你一言他一语地聊了许久。直到三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,这才各自回房休息。
  
      当大海醒来的时候,阳光已经漫过窗帘照射进来,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,洗漱完毕之后瞧了瞧手表,这才七点不到。
  
      刚出房门,却发现唐宜已经出来正在摆放早餐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所住的是一个套房,套房里有几间卧室,一个客厅。当然了,这些都是上面安排的,他们都是机密人物,自然是不会与别人住在一起的,而且三人住在一起也好交流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么早?”大海走过去,点燃一支香烟,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上看起了报纸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一直都是这么早起来的。”唐宜微笑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”
  
      即便俩人之间已经没了什么误会,但还是存在一定的芥蒂,沟通的语言也不多。
  
      当唐宜将早餐全部摆放好之后,大象这才迷迷糊糊地从房间内走了出来,各自坐在椅了上,慢悠悠地吃起了早餐。
  
      大象吃了一根香肠,突然很是郁闷地道:“听说去那边实训的时候都他妈是吃生牛肉,那是那些血淋淋的。我靠,那还不恶心死了啊…”
  
      “呕…”大象的话还没说宗,刚喝了一口牛奶的唐宜立马给吐了出来,娇嗔道:“我说大象哥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啊,还让不让人吃早餐呢!”
  
      “呃…嘿嘿…你吃,你吃。俺不说了。”大象尴尬地笑了笑,瞧着一副慢条斯理地大海,苦笑道:“孙兄弟,到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酒喝,哎,要是吃饭没酒,那我可就要郁闷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应该是没有的,一般情况下,早餐是一个馒头,午餐和晚餐都是生牛肉,一个星期会给你一个晚餐的熟牛肉,和一个晚餐的外加牛奶,基本上是这样的。”大海微笑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大象嘴巴里含著一块肥肠,嘟囔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…我平时就喜欢乱看一些书,这些都是书上看到的,”大海淡淡地笑道。
  
      他妈的,没吃过猪肉,难道还没见过猪走路吗?大海以前认识的人当中也有几个曾经是反恐联盟的,据说一个国家的反恐人员对于另一个国家的反恐人员,那态度,啧啧,简直就是当成了牲口!
  
      但这些无论是在哪个国家,东道主的反恐人员永远都是最拽的,当然了,他们的实力自然也是不容小觑的,关键还走在于,那些教官都是本国的。自然会偏袒一些。
  
      每个国家派出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而且相互都看不惯,自然一言不合就可能大打出手。当然了,这些嚣张的基本上都是举办方本国的人。用屁股想想,每个国家的精英怎么可能一点觉悟都没有,怎么可能这么没素质?不过有些鸟国的贱人还真就是如此…
  
      “对了。这次出动的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女特工,啧啧,不知道有没有能比上小宜妹妹的。嘿嘿…”大象很是猥琐地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呸,你是去选美的吗?什么美女不美女的,被恐怖份子见到还不就是一枪!”唐宜俏脸嫣红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,这可说不定,恐怖份子当然也喜欢美女,孙兄弟这样的货色自然是见一个灭了一个,但小宜妹妹可能会安全的多。顶多压上山做压寨夫人。”大象说着yin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噗嗤!”
  
      刚喝了一口牛奶的大海一个没忍住就给喷了出来。抹了一把嘴角的牛奶,恶狠狠地道:“老子就不信恐怖份子没有一个女的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”
  
      上了专机,三人直接被送到美国,当大海三人下了专机的时候,肚子已经快饿扁了。
  
      大海一下机。脚下一阵发软,他妈的,飞机上的东西虽然好吃,但是却吃不饱,我操…
  
      三人当中,最夸张的却是大象,他此刻已经是一脸菜色。面黄肌瘦的模样。而大海也有点头晕乎乎的。
  
      “操…他妈的,老子以后再也不坐这种烂鸟了!”大象吞了口唾沫,很是无语地道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