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屌丝女士 > 055 我贪图,能爱得铭心刻骨

055 我贪图,能爱得铭心刻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@“没想过,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说的这么不用考虑,一看就是撒谎。我想。
  
      樊烨就算是对我有所保留,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毕竟以我们两个的关系来说,只是可以说比路人能稍微强那么一滴滴……既然这个樊烨不想说,那就说点能说的好了:“樊烨啊,你当初为什么喜欢郭亦茹啊?”
  
      按照樊烨的话看,他和郭亦茹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并不长。因为工作的原因,郭亦茹常年不在国内。经常是郭亦茹在飞机上是樊烨醒着,而樊烨睡着时郭亦茹已经下机了。如果一定要严格限定他俩的关系话,说他俩是网恋,还不如说他俩是网友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的小孩子是不是都喜欢这样?”我依旧觉得樊烨很好笑,“看不见摸不着,无尽想念,然后唱一首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?我果然是老了,年轻人的世界,简直是不适合我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气的发飙,他据理力争:“感觉!feel!你懂不懂?网上跟网下,其实没有任何的差别。只要是真心的交流,在哪里都是一样的……相反,现实生活的中每天看的见摸得着的人,又能怎么样?你总说网络多虚假,那现实又有多真?”
  
      呃……暂时算他这个小屁孩儿说的对,我不跟他辩论了还是。
  
      “喜欢郭亦茹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你是不生活在我们这个圈子里,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几乎没有人不喜欢郭亦茹。”樊烨又给自己倒满了酒,他的脸蛋喝的已经发红,“不是说长相,也不是说身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光看郭亦茹……你会觉得她这个人,非常的暖。即便是冬天穿的少,你见了她,也会觉得很暖……宋姗姗,你有过这种感觉吗?”
  
      我停下拨弄花生米的手指,好笑的抬头指指自己的鼻子问他:“樊烨,你看我像是那种皮下脂肪层薄到会感到冷的人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知道跟你说不通,”樊烨的脸上是淡淡的失望,“我想说的是,心里上的那种暖。对,就是心里上的那种。郭亦茹的笑,郭亦茹的闹,不自觉的,会让全身都暖烘烘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是理解不了樊烨的体会,看视频里的郭亦茹我是没有诸如此类的感受。而且我想不通一个嘴贱的大男人怎么会如此的矫情:“你喜欢女人对你笑,对你闹?那你喜不喜欢女人繁乱你家的柜子把你的内裤套在脑袋上?再或者不穿衣服姿势奔放的躺在你家的沙发上叫你过来?”
  
      樊烨没有听出我在笑话他:“宋姗姗,除了你说的第二点,其他的我都很喜欢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!那很好解决啊!”以前没发现,现在我觉得樊烨真的是跟一般男人不太一样,“喜欢这样的话,生个女儿就好了。她不仅会做我说的那些,她还会伸手管你要钱,然后在你的鞋子里撒尿。时不时的往你脸上吐痰,无知的对你伸出双手叫道爹地抱我!”
  
      樊烨稍显虚弱的揉揉额头:“宋姗姗,难怪你会嫁不出去……你跟所有男人都这么说话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,“我怎么说话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尖酸刻薄无理取闹,然后粗俗下流情绪敌对。”樊烨算是把我批斗的一无是处,“二十岁的女人说这样的话是呆萌可爱,可是拜托大姐你看看你自己好么!你都三十岁了!三十岁的女人对男人这样说话,那完完全全是性骚扰好么!”
  
      我看了看樊烨的手指,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性骚扰,我也不骚扰你这样的啊!我几岁你几岁?小弟弟,我上小学的时候你还没长牙呢!”
  
      “哼!”樊烨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“你笑话我笑话的这么彻底……你倒是说说,你和刚才的男人是什么关系?原谅我的想像力匮乏,如果他不是你的相亲对象,我真的是想不出来那样的人会跟你你这样的有什么牵扯。”
  
      虽然樊烨在比较我和丛少光的时候明显带着歧视的眼光,不过考虑他岁数小,我倒一点没有怪他的意思。何况樊烨说的确实是事实,无论我和丛少光之前多么亲近,四年的时间已经让我们走的足够远。
  
      那样的丛少光,和这样的宋姗姗。我要是个外人,我也不能理解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我和樊烨已经喝了不少的酒,可酒喝的越多我好像越清醒。我倒是希望自己能醉一次,然后毫无仪态的发疯犯浑无理取闹。在醉酒的状态下将过去烦心的事情一股脑的倒干净,然后蒙头大睡第二天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……
  
      但是没有用,我只能无比清醒的回忆起那些对我来说残酷至极的事情:“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男人,他叫丛少光。大概在四年前,他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是你前男友?”樊烨的眼神明显不信任我,“宋姗姗,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,我只是想问……你开玩笑吗?”
  
      带着汽儿的啤酒喝进肚子里,怎么都感觉是苦水。我从盘子里挑拣出一个肥大的鸭脖子,一本正经的对樊烨讲:“我宋姗姗,不是生下来就这个熊样儿的。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我也是有很多人追的啊!susan在夏天,就是我宋姗姗。之前的我也跟这个鸭脖子一样,是人看到满盘子的鸭脖子后第一个想拿起来的那个。”
  
      从樊烨的眼神看,他对我的话依然抱有怀疑。不过跟刚才比起来,他不信任的语气要了减轻不少:“你变成现在这个……不会是因为丛少光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是的,是因为他。”我并没有觉得承认自己疯狂的爱上什么人是丢脸的事儿,“我们两个本来好好的在一起,什么都好好的。在我交往过的男人中,丛少光是第一个让我幻想去结婚生子陪着他一起终老的……可能是我自己太自作多情了吧!我一厢情愿的想要以身相许,丛少光却并不这么想。我们两个回国之后,丛少光就不见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见了?”樊烨很好奇,“什么叫他不见了?他一个大活人怎么不见了?”
  
      我从桌子前站起来,嘿嘿的傻笑:“走了,逃了,藏了,任何办法。这个世界大的很,两个人走在大广场都很容易一转身便不见。更何况是,一个不想继续呆在你身边的人。一个女人有一千零一种嫁给男人的幻想,男人就会有一千零一种逃开女人的方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?”樊烨困惑不已,“我看你那篇专栏稿子的时候还在想,能写出这么棒稿子的女人,肯定是生活很有质感的女人……丛少光为什么离开你?而且,我刚才看到他,感觉他不像是那种人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的年龄,注定局限了他看人的事业。我否定着樊烨的话,对着他摇了摇手指:“不,这都没关系。你不是说,你想看看一般人是怎么谈恋爱的吗?一般人谈恋爱,其实跟你对郭亦茹的感觉一样……爱的时候,每个人都差不多。有的人感觉温暖,有的人感觉提神醒脑。不看外在家庭条件性格,只是心对心的交流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啊!”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,承认自己爱的男人不爱自己,对我来说,依旧很痛苦,“丛少光没有任何的想法,他只是不爱我了。可能是厌倦了我的脾气性格,也可能是觉得我跟他所理想的女人并不一样。没有任何一句交代,然后他就跑了。大概过了一段时间,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儿,欠了一屁股债……”
  
      樊烨拍手叫好:“你知道以后是不是感觉特别的解恨?要是我的话,我估计会感觉出了一口气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,完全不会。你感觉出了一口气,那是因为你不是我。”想起过去的那段时间,我的眼眶不自觉的发酸,“丛少光出事之后,我整个人感觉很糟糕,甚至可以说比丛少光不见的日子还糟糕、还难熬。我爸是警察,他知道丛少光的事情有多严重……我只要一想到丛少光可能会过的日子,我就撕心裂肺的难受到想死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,他细长的眼睛都瞪大了:“宋姗姗,你不会真的去死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我轻哼一声,“你难道以为我是好心的鬼在给你讲故事吗?”
  
      樊烨不以为意:“哈哈,宋姗姗,你现在的形象,确实是很像鬼……算了,我不打断你了,你接着往下说,然后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跟之前的人比起来,樊烨笑话我算是笑话的最轻微的一个了。我被笑习惯了,也麻木了:“我当时已经快结婚了,大概还有三四天就去领证?可能我真的是没有结婚的命,三番五次的领不上结婚证……知道丛少光出事儿后,我卖了婚房婚车。帮着丛少光把欠上的钱还了,他也就没事儿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我说完,樊烨倒是没有继续再笑。往嘴里丢了个花生米,樊烨咬的是嘎嘣响:“不得不说,你还真是爱他。一个女人能做出这事儿来,实在是太有勇气了。要是我的话,我肯定做不出来。而且你妈妈那么可怕……她怎么没把你打死?怎么说也打断双腿之类的吧?”
  
      我故意逗着樊烨,伸腿一拍:“这就是被我妈打断的,没看现在还没好呢吗?一个星期流一次血,比大姨妈还勤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其实我妈没你想的那么可怕,”说到这里,我眼泪有点控制不住,“知道我卖了了车房之后,我妈只是叹气却没有多说。我妈把她和我爸养老的钱拿了出来,还了我未婚夫……我总感觉那件事儿之后,我妈的精神好像有点受刺激。尤其是她想发火的时候更加明显,她总是做很多控制不住自己。像是上次在我大姑家吵架,第二天我妈其实特后悔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难得对我妈表示理解:“有你这样的女儿……我要是你妈,我肯定也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