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屌丝女士 > 080 一个没有心的人,如何把你放在心上?

080 一个没有心的人,如何把你放在心上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什么?”樊烨小声的问我,“你说什么不见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看,”我偷着指了指桌子上的照片,对樊烨说,“她脖子上的胎记,没有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好巧不巧,郭亦茹伤的正好是脖子上胎记的位置。不知道到底谁伤的,下手是够狠的了。郭亦茹脖子上别说胎记了,那整块皮都没了。所以我刚才才会跟樊烨说,没了……我瞬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,我似乎是有点明白郭亦茹为什么来报警了。
  
      我、郭亦茹还有樊烨,我们三个人现在其实并不算走严格的审问程序和流程。我们在的办公室,是警察局用来调节民事纠纷案件用的。像是什么打架啦,斗殴啦,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事情,基本上在这个屋子里就解决了。
  
      去樊烨家抓我来的时候,我爸说问题严重,他也是从郭亦茹身上的伤判断的。但是郭亦茹受这么严重的伤,却还愿意接受私下调节……或许,从一开始,郭亦茹到警察局的目的,就不是为了难为我。
  
      那要不是难为我,那她是想干什么?
  
      我再次看了看血糊糊的照片,脑海中的思路逐渐变的清晰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郭亦茹是想有人能证明她脖子上的伤疤曾经存在过吧?
  
      郭亦茹闹这么一通,她是想证明自己是郭亦菲。而想证明给看的对象就不用多说了,肯定是樊烨这货……如果这么说的话,那么郭亦茹脖子上的伤,恐怕是自己割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对别人下手狠,对自己下手更狠。郭亦茹这个女人,她不是爱的深沉,那就是疯的彻底。我跟一个疯女人较劲,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较劲下去最好的结果,估计也只是我们两个人两败俱伤。
  
      想明白之后,我更加觉得樊烨晦气。搬着椅子往樊烨旁边躲了躲,我可不愿意为了他有个好歹闪失。但是樊烨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,他落落大方的挪椅子到我旁边坐。我不断的闪躲,却终究是空间有限,都快碰到我爸了,我才无奈的停下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谁,和这两位是什么关系。”我爸的样子就像是处理小孩子打架的大家长,“你说你能给宋姗姗证明,你要怎么证明?”
  
      鉴于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,樊烨似乎有点害怕我爸。坐在我旁边的樊烨不太自然的整理了下领带,他有条不紊的开口说:“我叫樊烨,是宋姗姗的朋友。我能够证明郭亦菲身上的伤跟宋姗姗没关系,因为从昨天下午开始,宋姗姗一直跟我在一起。”
  
      从樊烨来了之后,郭亦茹便没怎么说话。像是知道樊烨要说什么似的,郭亦茹非常的安静。樊烨的话我也能想到,无非是刨除掉昨天晚上废弃工厂里事情的精装改良版……我现在只是不明白,郭亦茹既然文好了胎记,为什么还要自己割掉?大费周章闹一圈,到底是为那般?
  
  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有一件事儿我是百分之百的确定了。郭亦茹不择手段的狠劲,真不是一般女人能比了的。
  
      樊烨说完之后,我爸面色沉静的点了点头。摸了摸下巴,我爸接着问:“你说宋姗姗和你在一起,你有什么证明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樊烨从口袋里掏出单据,说,“这是我昨天的罚单,上面有具体的时间。我昨天去江边找宋姗姗的时候,因为太着急,所以违规停车了。当时开罚单的警察,他见过我和宋姗姗一起。还有江边附近超市的老板,他见到过我和宋姗姗去买酒……这个是我家的监控录像,宋姗姗今早上在沙发躺下睡着后,她睡到天黑才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里,沉静许久的郭亦茹终于开口说了话,她声音略带讽刺,言辞间带着不敢置信:“樊烨,你说,你家里安装了监控?”
  
      “是,有监控。”见我爸的眼色奇怪,樊烨赶紧挥手解释,“我没有特别的癖好,我只是……家里偶尔会来些奇怪的客人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奇怪的客人?
  
      我正好奇樊烨家奇怪的客人是谁,樊烨却忽然伸手指了指我:“宋姗姗咯!宋姗姗很有趣,在我睡觉的时候,她一直会在我家做奇怪的事情。我觉得有意思,所以安装了监控都拍了下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?”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你开玩笑么?我才去你家几次?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樊烨笑着打断我的话:“你去我家的次数确实是不多,但你敢说你每次不都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哈?”我都做什么来着?还不至于说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吧?
  
      樊烨挑了挑眉看我,我猛然想起第一次去樊烨家有给他洗澡来着……虽然不能算的上奇怪的事情,不过在这里说怎么也不太好。我抓抓脑袋,小声说:“爸……警察同志,这个,是不是你们看就行了?有什么,就不用在这里说了吧?而且你看,事情是不是很清晰明了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说,为什么不说?”郭亦茹的嗓音尖锐,她突然一声插话吓了我一跳,“樊烨你们两个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事儿?都说出来给我听听!”
  
      樊烨翘着二郎腿,他此时的坐姿显得腿更加修长。西裤的料子柔顺,垂垂的贴在身上勾勒出樊烨腿部紧致的线条。郭亦茹的话说完,樊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樊烨的笑,冷的发寒:“我和宋姗姗,我们两个男未婚女未嫁,我们两个就算有什么,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?而且我们两个就算有什么,能用的着背着你?你是我什么人?郭亦菲。”
  
      一字一顿的叫完“郭亦菲”的名字,郭亦茹整个人都消停了。不知道郭亦茹是不是听出了樊烨话里的警告意味,她略微眯缝起了眼睛。从开始到现在,调节室里是少有的安静。我小心的呼吸,生怕一个不留神再惹了郭亦茹。
  
      郭亦茹还没等发作,我爸先发作了。我爸清咳了一声,樊烨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。在我爸不适的情绪变成不悦之前,樊烨迅速的改口:“当然,我刚才只是举个例子而已。我和宋姗姗只是朋友关系,我跟她肯定不会有什么的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不解释还好,他一解释我爸更不高兴了。毕竟我现在是处于大龄剩女的敏感时期,嫁不出,留不了家,被樊烨这么一说……我爸尴尬的咳嗽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,现在的事情,是不是都清楚了?郭小姐还有什么想问的么?”知道郭亦茹是故意来找茬的,我爸耐着性子打发她,“我就说,这事情肯定是个误会……如果大家没有什么要说的了,那这件事儿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。”郭亦茹是意外的好说话,她捂着自己受伤的脖子慢慢站起来,“我可能是……被打的有点脑筋不清楚,现在想想,应该是我认错了人。对不起啊,宋姗姗,还有警察同志,这一晚上,浪费了你们不少的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我爸的有同事在,我自然要大度点。笑的后槽牙都露出来了,我尽量装的自己一点都不讨厌她:“没事儿,也没帮上你什么忙……好好养养脑子吧!别留下后遗症,真的残了,那该不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郭亦茹冷哼一声,她笑的做作,沉默的收好桌子上的东西,郭亦茹转身跟着民警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我长长的舒了口气,全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。没注意到我爸不太好看的脸色,我伸手拍了拍樊烨的胳膊:“你做的那些,你都吃了么?有没有给我带来点?我一天没吃饭了,现在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很谨慎的看了看我爸,他对我说话是少有的态度好:“姗姗,我刚才出门着急,没想那么多。而且我来主要是帮你解决问题的……带着吃的来,可能不太好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嗨,这有啥不好的?”我仗着自己是熟人,有恃无恐到有点没大没小,“我从小在这里长大,别说吃饭了,在办公桌上睡觉的事儿我都干过,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宋姗姗!”我爸气的拍桌子,他冷着脸命令我,“你跟我来办公室!现在!”
  
      我爸发火,很少见。而我爸发火,也很难缠。丢下一句话后,我爸推开椅子回了办公室。我不敢怠慢,赶紧跑着追了过去……我刚进了办公室,我爸就劈头盖脸的给我一顿臭骂:“那个樊烨不是宋茜的男朋友么?你怎么会住在他家!之前你说他是你的客户,喝多了带到咱家来!现在怎么的,你是不是要告诉我,你是他的客户了?”
  
      郭亦茹这个主要矛盾现在不明显了,樊烨这个次要矛盾便显得尤为突出。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想了好一会儿,我才吭哧出一句话来:“爸爸,他和宋茜,他俩分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真是要让你气死了,你是不是听不懂话?”我爸似乎是要气死了,当初丛少光的事儿我爸都没这么生气过,“他如果跟茜茜在一起,你在跟他在一起……那成什么事儿了?丢不丢脸!”
  
      我被骂的委屈:“爸,谁说我们俩在一起了啊?他说的你不都听到了么?我们两个只是朋友,他比我小六岁,我拿他当弟弟看,我怎么能跟他有什么?而且樊烨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,他睡的卧室,我睡的客厅。离着那么远,会有什么都怪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么一说,我爸更生气了:“宋姗姗!我说你你就给我听着!你一个女孩子,你这么说话,你害臊不害臊?”
  
      虽然我已经迈入到30岁的剩女大军里,但是在我爸的眼里,我始终是个女孩子。然后因为我“女孩子”的这个设定,我爸说给我听了将近40分钟的“宋氏家训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