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屌丝女士 > 146 爱是真迁就,喜欢才是瞎讲究

146 爱是真迁就,喜欢才是瞎讲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听完周振坤的话,我忽然就笑了:“你们要采访我?采访我一个在录影时给你们扶挡光板的临时工上高端采访?周主持,你跟我开玩笑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,没有开玩笑。”虽然周振坤的姿态已经放的很低了,可他骨子里对我的轻视还在。嘴上说着没有,但实际上周振坤是认同我的自嘲的,“姗姗,你不要太紧张,我知道这事儿有些突然你还没有什么准备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们播报的,都是你爸爸正面的形象和内容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爸爸死的?嗯?警察局连具体实情都不向我们家属透露,你们电视台又为什么会知道我爸爸死了?”
  
      其实不用问我也能想像的出周振坤为什么会知道,台长和韩局长属于沆瀣一气的那种混蛋。一个私相授受,一个帮着粉饰太平……以为怎么样?给我爸爸一个英雄的头衔和称号,再留下一堆毫无用处的赞美和虚名,这就能让人不再追究和计较我爸爸是怎么死的了么?
  
      看客可以不追究,但是我们家属,永远做不到。
  
      对于我的问话,周振坤回答的很巧妙:“姗姗,你爸爸是大英雄,他是为了保护人民财产安全才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周主持,你这话,还是留着早间新闻的时候说吧!”要不是我手抖的厉害,我真的想给周振坤一个耳光,“采访,我不接受。”
  
      周振坤没有放弃劝说,他眼神一眨不眨的平视我:“姗姗,这是一个机会,一个很好的机会。你去参加访问,你不用说太多做太多,你只要把你最真实的情绪反应出来,观众能感受到的。到时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控制住自己的手指不发抖,大力的抬手甩了周振坤一个耳光。“啪”的一声耳光响,实在是清脆又悦耳。周振坤被我打的有点蒙,他眼神的焦距有些涣散。攥了攥发麻的手掌,我说出的话让自己都觉得冷:“是啊,是不用说太多,也不用做太多。这个就是我最真实的情绪反应,你感受到了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要采访我什么?”我的唇角挂着滑稽而又讽刺的笑,“问我,爸爸死了伤心么?难过么?从小到大,有个当警察的爸爸不能回家,你怨恨么?怪他么?你是怎么一点点的接受爸爸的职业,并且整个人思想觉悟得以提高的……是要问这些么?”
  
      周振坤站直了身子,我也同样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你要是问这些,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,我伤心,我难过。我从小到大都在怨恨,为什么我爸爸不能像别的爸爸那样在家陪我和妈妈。小时候我爸出任务,他最长半年没有回过家。半年后他回来,我甚至都认不出他来。我只是记得知道自己的爸爸穿制服,经常上街看到穿制服的男人就叫爸爸……周振坤,我没那么高的思想觉悟,我说不出我爸爸死了我多骄傲多自豪的话。我自私,自私的厉害。得到我爸爸死的消息后,我甚至自私的想为什么死的是我爸爸而不是别人的爸爸……所以我不会去参加什么访问,不然别说我没提醒你,我很容易在节目上破口大骂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宋姗姗,你什么时候能理智一点?”周振坤没有正视我的问题,他只有在我的性格上挑刺,“遇到事情,你能不能多用用头脑?能不能别一有事情就用拳头?”
  
      “我用拳头?”我好笑,我觉得周振坤的话简直是太好笑了,“那你呢?周主持,你是新闻媒体人啊!你是最佳男主播啊!你不报道些有人文关怀社会和谐的话题,你为什么总干揭别人伤疤的事儿?”
  
      周振坤并不以为然:“我觉得关注人民英雄,就是人文关怀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总觉得,你觉得的事儿多了。”我用一种极端尖酸刻薄的语气讽刺着周振坤,“你们媒体人的人文关怀,我是真的见识太多了啊!跑到地震灾区不断的追问受灾群众死了亲人会不会很伤心,反复的将社会底层人血淋淋的心酸翻给其他生活优越的人看。大事件发生从来都是看你们转播外国新闻,有重大伤亡事故的时候你们只是会拼命领头点蜡烛……天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努力把自己包装的高大上,可实际上呢?实际上,你有没有采访过有真正意义的新闻出来?只是关注那些煽情俗烂的八点档剧情,我都替你这个媒体新闻人感到丢脸!”
  
      周振坤没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采访,我是肯定不会上的。”我该说的都说完了,发泄一通心里也痛快了些,“你去找别的死了爸的人去电视上哭吧!我宋姗姗,没那份闲情逸致。”
  
      我转身要走,周振坤一步上前拉住了我。感觉出我的厌恶,周振坤又小心的把手松开。周振坤似乎低低的叹息了一声,他的话让我心里一刺:“宋姗姗,其实这次采访,是我主动跟台长提出要采访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周振坤!你混蛋!”
  
      “宋姗姗,你和我一样清楚,你爸爸不是一般人。”周振坤一字一句说的中肯,“而你和我也一样清楚,你爸爸的死,也跟一般人不一样……宋姗姗,这个眼泪,是一定要有人在电视台上流的。就算不是你,也会是别人……我觉得,与其说让别人利用你爸爸的死做文章,这么大笔好处,还不如你自己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会那么好心的为我考虑?”周振坤的话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,“你不是想看戏来着么?我身上的戏,你看着还热闹吧?还舒坦吧?”
  
      周振坤习惯性的皱眉,他眉心的位置不自然的耸起:“主演总是在哭,这样的戏,也不见得会好看。”
  
      我已经懒得去讽刺周振坤了,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怎么能把我爸爸的死和好处挂钩。我轻哼一声,神态轻蔑的弯弯腰。不知道周振坤对我的行为会作何感想,他的行为,我是已经厌恶至极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的一天,周振坤都没再来烦我。我一头扎在办公桌里,一坐就是一天。其他同事应该是不知道我的事儿,而他们也习惯了我不死不活的样子。就这样坐了一天,直到下班都没有人来烦我。
  
      晚上说好了孙清月要送我回家,出了电视台大楼却碰巧见到了来接我的樊烨。知道我此时心情不好,孙清月体贴的没有对樊烨表现的太过抵触……见孙清月要和我们一起走,樊烨倒是先开了口:“今天,能先不请孙清月去家里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让我去?”孙清月本来就不待见樊烨,听樊烨这么一说,孙清月立马怒了,“你知不知道我和姗姗认识多久了?你知不知道我拿她爸当我自己爸爸一样?我真是不想说……怎么,现在我去看看我妈,还要让你批准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先别急,你听听怎么回事儿。”樊烨肯定是有原因的,不然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有这么不礼貌的要求的,“怎么回事儿啊,我不是让你在家帮着照顾我妈么?你怎么来了……是不是我妈有什么事儿了?”
  
      樊烨摇摇头,他此时成熟的样子会让我忘了他其实是一个比我小六岁的小男人:“姗姗,你妈妈没事儿,她挺好的。今天我们两个在家,你妈妈看了一上午的电视。中午的时候,我们两个还去买了菜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让我去?”孙清月着急,她催促着樊烨,“有什么话,你快点说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知道我担心我妈,所以他还是坚持着把我妈今天的行程汇报了一遍。说完之后,樊烨才开始为自己解释:“我说不让孙清月去家里,是因为……姗姗啊,你大姑来了,她现在正好在家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大姑?”樊烨说完话,我脑袋嗡的一下,“我爸的事儿,我妈告诉我大姑了?”
  
      虽然我妈和我大姑关系相处的不好,但是我爸的事儿,我妈是不会隐瞒我大姑的。樊烨点点头,他郁闷的长叹一声:“你大姑还有你爸爸的兄弟姐妹,你妈妈今天都通知了……他们下午来了家里,晚饭前都走的差不多了。只是你大姑,她看到了我,然后就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跟你妈吵起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说你的事儿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,”樊烨摇头的动作很没有说服力,“是说你爸爸的事儿,她一直在埋怨你妈,为什么昨天知道消息后没有通知大家,没有给大家打电话,而是要等今天尸体都开始解剖了才让大家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我大姑的话真是好笑,她让我妈通知大家?给大家打电话?然后怎么样?一家人去警察局胡作胡闹一通,接着让韩局长把我们像打老鼠一样打出来么?
  
      是了,我大姑想要借题发挥樊烨的事儿,现在用我爸做借口真是太合适了……别人可能会信我大姑是因为心疼弟弟,但我是绝对不会信的。我大姑那个人和我奶奶一样,自私自利习惯了。当初我爷爷去世的时候,她还悲痛欲绝的哭昏了呢!到最后,不还是为了我爷爷名下的房子。
  
      “孙清月啊,那你今天还是别去了。”樊烨的顾虑有道理,我家这个时候去太多了人总是不太好,“等明后天有时间,你再去看我妈……我家今天可能,有点忙。”
  
      孙清月对我倒是很能理解:“行,那等你方便的时候我再去……姗姗,有事儿你可一定给我打电话啊!一定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好,”我觉得心里一暖,“放心吧!没事儿的。”
  
      孙清月走的很不放心,她是一步三回头。等到拉开车门上了车,孙清月还在抬头盯着我和樊烨看。我摆了摆手,示意孙清月说我没事儿。接着我转头叫樊烨:“我们走吧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