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屌丝女士 > 157 无论什么年纪的女人,都是喜欢被男人当女儿养的

157 无论什么年纪的女人,都是喜欢被男人当女儿养的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怕我妈受不了打击,樊烨很明智的没有把我生病的事情告诉我妈。只是跟我妈说我需要协助警察破获案件暂时不能回来,其他的事情他是只字未提。
  
      医生说住两天观察观察,这只是个约数词。事实上是,我在医院住了一周多,医生还没有让我出院的意思。我是跟之前有点不一样,但我觉得也不至于那么夸张。可能受情绪的影响,我总是会莫名奇妙的情绪很恐慌,或者说是让人不明所以的很淡定。之前我觉得很无所谓的事情,现在却怕的要命。
  
      把我妈交给了孙清月照顾,樊烨一直陪我住在医院里。没来医院前,我觉得我妈对樊烨的捆绑式教育已经够折磨人的了。而来了医院后我发现,很多时候我比我妈还要折磨人。
  
      比如说。
  
      在住进医院的第一天,我医院病房的床头柜里突然爬出来一只蟑螂。见到触角晃动的蟑螂后,我整个人都失去了控制。过去我徒手都能宰杀的生物,现在见了却吓的嚎啕大哭。
  
      我毫无预兆的哭了出来,这让樊烨很是不知所措。樊烨没有瞧见蟑螂,他只是不安的看着我:“姗姗,你怎么了?你哪里不开心?你和我说说,你先别哭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怕。”我心里委屈,可又不知道怎么说,只是单调的重复说,“樊烨,我怕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以为我想起了之前不好的事情,他抱着我轻轻拍我的脑袋:“姗姗,你别怕。没事儿了,都过去了啊!有什么怕的,你告诉我,你说出来,你说出来就好了啊!”
  
      我跟我妈的性格差不多,我们都是那种不太会说自己心里话的人。而我跟我妈又不太一样,我没有我妈强大的内心来支撑起自己脆弱敏感的神经……种种矛盾下,所以才导致了现在局面的产生。心里的苦闷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我只有自己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不停折腾。
  
      折腾的状态我很不喜欢,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正如我看到蟑螂吓的哭,如此矫情的举动我自己同样厌恶。我断断续续的哭了能有十分钟,才勉强的跟樊烨说出一句相对完整的话:“我怕那个……蟑螂!呜呜,太可怕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儿没事儿,你别看。”樊烨一只手捂住我的眼睛,他一只手去拿拖鞋,“我打死它就好了,姗姗,你别怕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打死了蟑螂,他笑着松开手给我展示:“姗姗,你看,蟑螂被我打死了吧……你怎么又哭了啊?已经死了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樊烨,你会不会讨厌我?”蟑螂没了,我却还是想哭,“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很麻烦很讨厌?”
  
      樊烨丢掉手里的拖鞋转身来抱我,估计在别人眼里我俩现在就跟演琼瑶剧似的:“怎么会呢?你不麻烦,我也不会讨厌你。我喜欢还来不及呢!怎么会讨厌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呜呜,可是我觉得自己很讨厌。”我是在实事求是,“我还是喜欢独立自主不求人的宋姗姗,我不喜欢现在哭哭啼啼的宋姗姗。我想要让自己坚强一点,我不想什么事儿都依靠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依靠我有什么不好?”樊烨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,他劝导我的时候倒是很沉得住气,“你依赖我,我反而觉得很开心。我会觉得自己被你需要,很有存在感。”
  
      樊烨是有存在感了,我倒有点认不清自己。我肺活量还不错,哭了好长一段时间嗓子都没哑。樊烨最初只是安慰我,安慰到最后,他忍不住又问:“姗姗,你心里有什么想法,你说给我听啊?”
  
      我压制住内心的恐惧,问樊烨:“我要说么?要说实话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了啊!”樊烨宽大的手掌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后背,“把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告诉我,姗姗,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喜欢听。”
  
      有了樊烨这句话,我不假思索的把实话说了出来:“你帽子上落了只蟑螂,它马上要爬到你脖子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完我的话,樊烨大惊失色。樊烨推开我,他使劲的往下拽着自己的衣服脱。蟑螂掉在地上后,樊烨丢外套上去使劲的踩了几脚!
  
      樊烨吓的煞白脸色煞白,蟑螂踩死后他一句话没说。看了看我,樊烨叹了口。精神受到惊吓的樊烨沉默了几秒钟,他拎着衣服的一角,接着把衣服都丢了。
  
      再比如。
  
      蟑螂这件事儿还算简单,毕竟这只是发生在我和樊烨之间的小插曲。既然我们两个已经“赤诚相见”过了,那么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和阴暗扒给他看倒也没什么……为难的是,樊烨自己有时候看不住我。我要是跑到其他病房去,樊烨便会比较难以收场。
  
      在我住院的第三天,警察来录过一次口供。以我目前的精神状况来讲,录口供只是例行公事,做不得数。不过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,形式还是要走一遍的。
  
      樊烨很担心我的精神会受刺激,可他又不能在现场旁听。警察走的时候,樊烨帮着我去送。樊烨一个不留神,我穿着拖鞋就跑到隔壁病房去了。
  
      隔壁病房都是病重的老年人,我跑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心脏衰竭的老大爷去世。老大爷的孙男弟女们在床前哭的跟什么似的……我插腰站到老大爷的床尾位置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  
      精神失常的我,就像是个精神病一样。人家家属哭的越是伤心,我笑的越是起劲。老大爷的儿子气的要命,他骂骂咧咧的喊道:“你哪来的啊?你是不是有病啊!你他妈的疯了吧?赶紧给我滚!”
  
      “我有病啥?”我笑的岔气儿,可是却停不下来,“你们哭你们的,我笑你们还管着了?医院你们家的啊?许你们哭,就不许我笑了?”
  
      整个病房的人,没有一个帮我说话的。门口病床的大姐推了推我,她叹气着说:“你这人怎么不长眼呢?人家有丧事儿,你跑人家门口笑来……你说你不是自己找骂么?”
  
      用一句方言讲,我此时的行为完全是“晒脸”。围观的人越多,我笑的越起劲。我脸上的肌肉跟抽筋似的,根本停不下来。别人看我,估计就跟看疯子一样……好吧,我现在的行为,确实就是个疯子。
  
      等我笑到最后,老大爷的儿子女儿都恨的要上来揍我了。吵吵闹闹的动静太大,焦急的樊烨也顺着声音找了来。在愤怒的家属冲上来之前,樊烨挡在了我的身前。帮我挨了几下拳头,樊烨赶紧解释:“真是对不起啊!不好意思!实在是不好意思!我女朋友,她最近精神状态不好……她不礼貌的行为,我代替她像你们道歉。你们别跟她一个病人计较,她还病着呢!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刚发出笑的音,樊烨赶紧捂住我的嘴。不想我们两个人都被愤怒的家属打,樊烨弯腰扛着我就往回去的病房跑。
  
      把我放在我们的病床上,樊烨气的脸都绿了。看我嘿嘿的傻笑,樊烨是哭笑不得。樊烨终于意识到,不能在继续无条件的哄着我了,他板着脸警告我:“宋姗姗,没我跟着,你不准到处乱跑!这很危险!”
  
      “有啥危险的?”我只是感到好笑,并不觉得怎样,“警察刚才来都告诉我了,郭亦茹死了,丛少光被抓起来了……哈哈,他俩都不能来烦我了,我有什么好危险的?”
  
      我的一句话说完,樊烨的眼神变的柔和了许多。樊烨估计是一直在提醒自己,我是个病人,精神还不怎么好的病人……樊烨话语间的态度有所松动:“你高兴,在自己的病床上高兴不就好了?干嘛要去别人家门口笑呢?你看人家还有丧事儿,你去笑,多不合适。再说了,你在家笑给我看就好了啊!不要出去笑给别人看,我该吃醋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